战火燃烧!烈焰SF开启强力射击剧情!

adminadmin 游戏资讯 2024-02-08 1153 0

闯荡叙利亚六年,在战乱中帮老厂起死回生,地震后义卖香皂筹款

生命不该有不同。

文/易琬玉

战火燃烧!烈焰SF开启强力射击剧情!

编辑/范婷婷

在叙利亚北部,阿勒颇省的小镇Jindires几乎陷入沉寂,年轻的Juma睡在瓦砾堆中,而瓦砾底下,躺着他遇害的家人。在寒冷的冬夜,这个20岁的年轻人和其他人一起,在废墟里找可以焚烧的东西来取暖,在地震后的五天里,他们一直在等待帮助,但没有人来。

在不远的邻国土耳其,数千吨救援物资已经从世界各国涌入,载着食品、毯子、药品的卡车导致道路拥堵,用来救援的重型设备和救援队也成功抵达;而在边境另一侧的叙利亚,有居民听到了瓦砾之下的呼救声,却因为没有合适的器械和设备而无力营救。

这里因为十多年的内战而孤立,救援起来难度重重,但依然有不少热心的中国人在寻找捐助通道,有在叙利亚的华人华侨筹款购买物资运往北部的灾区,也有在中国的同胞向叙利亚驻华使馆捐款捐物……

难以抵达的交战区

展开全文

2023年2月6日凌晨四点多,土耳其南部以及靠近叙利亚边境的地区发生强震。在土耳其南部城市加济安泰普,前一天刚下过雪,夜里又降了一场雨,气温只有两三度,许多民众从被窝中惊慌逃出,只穿着单薄睡衣。

天还未亮,家园眨眼间垮塌成一片片废墟,从建筑物中逃出的人群惊魂未定,又是一场余震袭来。这次地震同时影响了土耳其和叙利亚,在距离加济安泰普100多公里的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有人流离街头冻得发抖,在废墟里寻找可以燃烧的物品来取暖。

这次地震是全球十多年来最为严重的一场地震灾难,约等于130颗原子弹发生爆炸,截至2月13日,地震已经造成土耳其和叙利亚超过3.6万人遇难。地震发生后,多方国际力量驰援土耳其,相较而言,同样处于震中的叙利亚获援落差巨大,甚至外界对其受灾情况都知之甚少。

叙利亚北部受灾严重的阿勒颇正好是战区,长期以来由政府和多股反政府武装交错控制,在地震发生之前,这里就有约410万流离失所的民众依靠人道主义救助,地震只是降临此地的最新残酷事件。

经历了将近12年内战,人们几乎一无所有,目前有数以万计的民众生活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巴布哈瓦边境点是国际援助物资进入叙利亚叛军控制地区的唯一通道,在这条路上,食物、医疗用品、紧急用品包、塑料布、绳索、毯子、床垫等物资陆续进入受灾区,但依旧杯水车薪。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而言,叙利亚只是见诸报端的某个国家,这里深陷内战泥淖、混乱不堪;但对于一部分中国人来说,这里有亲人朋友,也有生意伙伴。董晶岩是淘宝店铺“叙利亚进口馆”的负责人,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她和团队一直在帮助叙利亚的工厂向中国出口古皂、精油等产品,“和几乎所有的叙利亚大型工厂都有合作,很多都是几百年的老厂,不够安全的局势培养了当地人生活的韧性,其实这里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不安全”。

地震发生后,董晶岩赶紧联系了在叙利亚的亲友和同事,“有的人受伤了,也有人至今没联系上”。世事无常,有人躲过了炮火,在因战争分离后好不容易和家人团聚,但没想到又遭遇了地震。

战火燃烧!烈焰SF开启强力射击剧情!

2月8日,董晶岩在“叙利亚进口馆”上架了义卖链接——一块售价三十元的古皂,“拍下多少订单金额,就一分不少地捐给使馆”。在上架的第一天,义卖链接就被拍了1000多单,随着热心网友涌入店铺,这个产品也被推上了淘宝热搜,链接仅上架三天,就卖出了两万单。

刻不容缓

对于董晶岩来说,客人拍下链接并不意味着资金立即入账,因此她需要在每日统计后,先垫付善款打给叙利亚驻华使馆,但她觉得一切都值得,因为救援紧迫,刻不容缓。

“黄金72小时”是地质灾害发生后的黄金救援期,在此时间段内,灾民的存活率极高。但在叙利亚受灾区,震后的72小时里援助几乎没有出现,最早的救援工作由当地装备简陋的民防组织进行,各方救援力量也在陆续到来,哪怕已经过了黄金救援期也没有人放弃。

2月7日,有网友称叙利亚大使馆已开放官方捐款通道,并附上了银行账户信息,不少网友在评论里表示捐赠成功,第二天有工作员回应,已经有数千笔来自中国的爱心捐款 。原本,董晶岩的社交账号分享的主要是精油配方和叙利亚旅行笔记,地震发生后,她也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帐号上整理发布了救援简况和捐助信息,有的网友不太会转账给使馆,就直接找到了她的义卖链接下单。

不久前,叙利亚驻华大使馆也开通了物资捐赠通道,接受捐赠的物品包括但不限于冬衣、毛毯、帐篷、睡袋、手电筒、移动电源、发电机、医院应急设备、挖掘机以及可地面作业的机械或工具等。目前有广州、上海、义乌、河北的仓库接受物资,有网友准备直接下单物资寄到指定仓库。

(有人将物资捐赠到叙利亚进口馆的线下门店)

位于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受损极为严重,这座城市在地震前就因为战乱千疮百孔,有网友打开阿勒颇震前的街景图片,看到的是没有建完的房顶、没有任何粉刷的外墙,有的房子没有玻璃甚至没有门,“很多人在那些我们看来算是已废弃的房子里生活,常常没水没电没网,要没日没夜地干活才能勉强够家人温饱”

曾经的阿勒颇也是商业重镇,其中最有名的产品就是由橄榄油和月桂油制作的阿勒颇古皂,在800多年前,一个名叫Joubili的家族建立了一个皂坊,并以家族名作为商标,一路将生意做到现在,历史上的阿勒颇屡遭战乱,最近的内战发生时,阿勒颇几乎找不到完整的建筑,Joubili的皂坊也只剩下一个拱门。

(图源Joubili皂坊的探访视频)

但在最为艰难的时刻,他们也在坚持生产,“曾经大部分的古皂出口欧美,在受到制裁之后,转而推广进入了中国”。

故事从一块皂开始

(在大马士革老城,孩子们在踢球 )

董晶岩和叙利亚的故事也是从一块皂开始,这次的义卖链接就是一款生产自阿勒颇的精油皂,因为库存有限,她在义卖链接中说明:“无论购买数量多少,我们发货时将随机仅发一块精油皂,如果库存不足,则会发一款其他的叙利亚产品。”而前来下单的顾客,有的买了几千元,有的则留言不用发货。

今年是董晶岩闯荡叙利亚的第六年,这么多年来,她和团队帮助叙利亚的工厂打开中国市场,也推广叙利亚的文化和旅游资源,“想带大家一起了解这个经历战乱、制裁、重建,千疮百孔但仍坚强、乐观、善良、美丽、真实的叙利亚”。

(团队在战后组织的首个中国旅游团)

2016年,初到叙利亚的董晶岩暂住在朋友家,尽管一家十几口人节衣缩食艰难度日,每天都要经历断水断电,但依旧非常乐观,朋友的妹妹还感慨,“我们已经很幸运了,至少有房子住,战争中很多人一夜之间失去所有,活下来的人吃不上饭,还有睡在街上的,很多很多”。

在被炸毁的废墟前,一个木板搭的床就可以称之为“家”,哪怕露宿街头,人们也尽量干净整洁,在飘摇不定的环境里,女人们在认真地做手工,孩子们则拿着手工在街边叫卖。城市里满是爆炸痕迹,董晶岩想要给叫卖的小男孩一笔钱,却被他母亲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你可以买我们的东西,但我们不需要你施舍给我们钱,我们可以工作”。

战乱没有摧毁人们的乐观和坚韧,“在叙利亚有很多这样的人,她们更愿意劳动而不是去乞讨”。于是,董晶岩召集了中国同胞,和叙利亚人组建起了叙利亚进口馆团队,“钱不再是衡量应该做什么事业的唯一标准了,面对叙利亚这样一个国家,就那么一瞬间触动我,让我决定要为它做点什么”。

一个女人跑到男性占绝对地位的中东国家,还在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做生意,在大家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从2016年跟当地工厂合作进口古皂开始,董晶岩就和团队正式开启了叙利亚贸易之旅,“做到现在,已经成为叙利亚个人消费品在中国最大的也是唯一正规化运营的公司,叙利亚前总理还曾经开玩笑地说,要给我发叙利亚国籍”。

(叙利亚进口馆团队的当地成员在古城帕尔米拉)

在制裁之下,许多原本出口欧美的叙利亚工厂生意受阻,而在团队把叙利亚手工艺人制作的产品带入中国后,生意又出现了新的转机,“因为我们的订单量比较大,许多叙利亚的工厂并没有受到疫情和制裁的双重影响,工人们保住了工作,他们的家人也没有因此流落街头,能每天按时吃上饱饭,有衣服穿了”。

地震发生的消息就像是在远处的湖面投下石子,总会有人感受到它泛起的涟漪,正因为灾难的发生充满了偶然性,所以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和我们有关,伸出援手的意义在于对生命报以同等的尊重,它与种族、历史、政治无关,只与那些在苦难中的人们有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